暴君冰魄诺伦

雷点:诸如“大总回不来”“总一的总包括小总”此类言论
【单兵作战型CP粉】【五行缺夸症候群】
【傻白甜主义者】【同人be过敏重症】
【INTP-A】【NPC类型性格】
每天都在努力支援我萌的CP谈恋爱
让我与这些美好相遇,非常感谢。
*头像是籽楱老师画的*

换羽【绿蓝.小绿和小蓝】

CP:小绿×小蓝(绿蓝)

原作/作者:小绿和小蓝/ 笛子Ocarina

Paro:《羽人》

*刚好在520这天写完,那就顺便设个应景的定时

*感谢籽楱老师 @好想吃蛋挞。 ,因为这篇是写《状态解锁》期间查资料而逐渐形成的副产物(孵化点→这里

*大概是一个电波的凉白开again


>>>>>>


TITLE:换羽

 

“是身体有感到什么不舒服吗?”

 

这话音突然而至,小蓝惊得猛然抬头,“啊、原来是永乐医生。”

永乐,羽人症研究项目的其中一名研究者,目前负责对[羽人小蓝]进行行为观察。

 回过神来认出了来者的身份,小蓝捏着学习资料连忙摇摇头回答:“不,我没觉得身体不舒服,只不过……突然觉得,挺没实感而已。”

“没实感?”这个一身白大褂的人坐到小蓝的对面,例行公事般的问取情况。

“我真的以羽人的体质活过成年了——这件事。”

 

永乐含蓄地提醒了一下:“资料显示,你的十九岁生日刚过去没多久。”

 

“我知道,那是我到这里后所过的第二个生日。”小蓝平和地笑了笑,随后似乎有感而发,“可是医生您也知道,在我之前的羽人,很多都没能活过成年。哪怕活下来的,也是以摘除萎缩的翅膀为代价。因此,一直以来,很多人都不觉得我能成为这九死一生的例外。”

说到这,小蓝垂敛的眼神闪了闪,话音不自觉轻下了几分。

“偶尔……包括我自己。”

 

坐在对面的永乐没有发表意见,很好地充当着一名忠实的听众。

 

尽管一直以来没有人言明,但小蓝自己还是知道的:出于对极有可能会夭折于成年那一刻的生命的怜悯、或者风险规避,老师们一般都不怎么会要求小蓝的学业。

整理心情似的重新把学习资料拿稳,小蓝仿佛在继续回答永乐,也像是单纯的自言自语:“当然,现在既然顺利活下来了,而且这里也已经承诺了,会在研究的同时保障我学习进修的机会,所以我想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充实自己。”

 

听完这些,永乐略显意外地抬眼端详,一阵子过后得出结论似的点点头,语气平常地说出自己的感想:“你很好学。”

 

“您、您过奖了!”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评价自己,小蓝吓了一跳,过后腼腆地微笑着抬手挠挠自己的脑勺,视线不由自主地再度垂落。当那只无措的手放下,那个天蓝色的眼神悄然变得感怀,“其实,也不算吧……”

 

听出这言犹未尽,永乐安静地耐心等待下文。

 

仿佛在斟酌着言辞,小蓝过了几秒的沉默才继续说下去:“以前那时候,虽然确实尽着自己的努力跟上同学们的步伐,但我自己心里是明白的——其实,我……没敢考虑太多,其他的事……”

例如,考取大学、毕业求职、以成年人的身份回报父母、闲时与朋友聚会或者出游,或者与心仪的人邂逅、恋爱,甚至组建家庭……

以上的这些人生规划项目,或许对一般人来说轻而易举,但其实,那全是当时的小蓝连想象一下也不太敢的奢望。

毕竟,之于[羽人小蓝],能否平安度过成年,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横亘在前的未知。小蓝自觉能力有限,在这般风雨飘摇的前提下,他哪可能还有多余的心思,顾及往后更为长远的未来?

就连能算得上是朋友的,那时候的小蓝,也仅仅有那么一个。

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

 

——小绿。

 

“小蓝!”

 

垂着头的小蓝眼神一愣,“……嗯?”

——幻、幻听了?

 

“小蓝!”

 

——不是幻听!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瞪大了眼,小蓝整个人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赶忙推开椅子追着声响望过去。

 

只见一个拖着行李箱的绿发身影不知从何时开始就站在不远处,一见到小蓝终于发现自己,对方立刻扬起明朗的笑容,朝着小蓝所在方向用力地不住挥手招呼。

“小——蓝——!”

传来的呼唤一字一顿,受距离的影响,声音听来的感觉有些渺远。

 

……但确实是来自现实!

 

终于确定真不是自己的幻觉,惊喜当场点亮了小蓝的双眼,本人更是不假思索便扬起了最大的笑容。

兴奋地朝着那个方向,小蓝想要使尽全身力气回应似的,欢快地大声呼出对方的名字:“小绿!”

 

******

 

当初。

 

在小蓝启程前往国外研究中心的那天,已经投入补习的小绿没有去机场送行。

毕竟,小蓝已经是一位名人,到时候现场送机的人肯定会有很多,既然他们两个之间的告别早就在几天前的空地上说得差不多,那自然没必要让小绿跟其他人赶这趟热闹。

之后,正如之前告诉小蓝的计划那样,经过一个学年的复读,本身就很聪明的小绿顺利通过高考,即将入读国内一所享誉全球的大学的应用物理专业。

趁着开启大学生活前夕的暑假,家境优渥的小绿直接一个人飞去国外,打算看望自己久别一年多的好友。

 

“怎么来之前招呼也不打一下?”领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去寄存行李,小蓝半真半假地抛出自己的抱怨。

小绿笑容满面,看来心情很好。面对小蓝的这下抱怨,他竟然调皮地不答反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知道小绿算是协助小蓝最终育成能飞的翅膀的存在,在得知小绿此行纯粹是为跟小蓝叙旧,完全没有到处走走的意思,于是,出于对研究的考虑,研究中心的领导同意了给小绿留出一个住宿的房间,条件是希望小绿能在这段时间内协助他们对羽人的研究,以及协助结束之后的保密。

 

 

好不容易有机会叙旧,小绿别的地方都不去,打定主意就留在研究中心跟小蓝聊个痛快。

 

“小蓝,这里的研究员对你还好吧?”

“大家对我都不错,小绿你就不用担心了。”说到这里,小蓝的语气忽然吞吐起来,“就是……”

“嗯?”小绿疑惑地歪歪脑袋。

“竟然连鸟类学家加入研究,以顾问的身份。”小蓝说得一阵心情复杂,面对小绿,毫无自觉自己的抱怨已经亲近得有点亲昵的意味,“虽然我是会飞的羽人,但这下我真觉得自己就像小鸟……”

小绿笑了,“这不好吗?在我看来,拥有能飞的翅膀,就跟小鸟一样了。”

小蓝木着脸斜了这幸灾乐祸的家伙一眼,转而好奇地问:“小绿你的滑翔翼呢?现在还在琢磨着么?”

“现在没再琢磨了,打算换个目标。”小绿把自己的考量和盘托出,“滑翔翼的动静是小没错,不过体积还是大了点,所以我想做出更加轻便、更加自由的飞行器。”

小蓝恍悟地点点头,“所以你就报读了应用物理专业……”

一时间,仿佛回到了当初,他们两个一起在空地上搞事的那段时光。

尽管小蓝说话的时候没有小绿的多,可是气氛一点也不尴尬。在小蓝面前,小绿依然可以尽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既然来都来了,感觉我可以向专家们请教一下关于静音飞行的原理……啊、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鸟类的飞行状态……”

“那我现在飞一个给你看吧。”说起这件事,小蓝有点不好意思地用手指刮刮自己的脸颊,“现在想起来,除了滑翔翼大赛的那次,我好像就没在你面前飞过。”

小绿神色一亮,“可以吗?”

 

这次,小蓝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

只见这个蓝发身影含着笑意站起身,霍然展开了自己的那双翅膀,在小绿被惊动而撑大眼角的视野内用力一下拍翼,意气风发地轻易飞向那片晴朗的天空。

然而小蓝并没有飞远,而是很快就折回来,悠然地盘旋在小绿的四周,像是好让小绿能仔细观察到自己飞行期间翅膀的表现。

 

 

“他们两个感情真好。”守候在不远处的其中一名研究员闲聊似的感叹。

同样遥遥地见到小蓝起飞,并绕着小绿优哉游哉地盘旋于半空,研究组内的鸟类学家-小亚麻有感而发:“不过话说回来,小蓝要是鸟类,他现在就像表现出戏飞行为。”

“戏飞?”有人好奇地问了声。

小亚麻笑着说明:“鸟类求偶的时候,会出现戏飞、婚飞等行为。”

意义不一、程度不同的感叹几声起伏,之后研究员们纷纷重新看向不远处的那俩小伙。

 

 

从半空俯视小绿仰望的目光,小蓝见得那眼神专注,目光灼灼,恍惚间,他回想起了那年滑翔翼大赛的前夕。

那时候,小绿把精心打造了一个月的滑翔翼率先分享给他看。整个展示过程算是顺利,但看得小蓝自己内心忽地一个咯噔。

——要是比赛成功了……那,小绿岂不是要离开我,回到人们的视线中么?

这个想法莫名困扰着他,令小蓝心里很不是滋味。

后来,就是小蓝的成年换羽莫名提前开始。

当时饶是被翅膀剧烈的急性生长痛痛得昏迷,可在即将失去意识之前,小蓝心里想着的,依然是小绿的事。

——结果还是只看着我嘛。

一份莫名的满足感充盈于小蓝的内心。

——只看着我……

此时的那个眼神专注,看得小蓝一阵心动,脸也似乎有点热。

忽然间,一阵奇怪的微电流感莫名窜过,隐约从胸口的位置急速潜向背后,如网状辐射般扩散开去,继而隐没。

迅速得令小蓝恍若错觉。

恰巧这个时候,小绿朝半空的他伸出了双臂。

小蓝便不再在意那点一闪而过的感觉,准备降落。

谁知道翅膀忽地一个哆嗦,小蓝措手不及间没能及时控制好力度,条件反射地啊的一声,整个人直接撞入小绿的怀里。

 

往后连连退了两步,小绿总算堪堪缓掉小蓝带来的冲击。才刚重新站稳脚步,他立刻紧张地问自己抱在臂间的那个人:“小蓝你还好吧?!”

确认自己算是被小绿护着平安着陆,小蓝先是小心地扇扇翅膀看看情况,确定没什么疼痛不适后再从小绿的怀里抬头,扬起笑脸精神奕奕地回应:“没事!”

被这个精神灿烂的笑容猝然撞到眼前,小绿顿时莫名一个愣怔,缓过神后不自觉跟着有笑意悄然流露。

 

然而下一刻,一片羽毛便在他们两个的面前悠悠飘落。

……不,不仅仅一片……

适时一阵风吹来,从小蓝翅膀上飘落的羽毛瞬间增多,随着风息飘扬于半空。

那一幕场景唯美浪漫,却看得这一幕下的小绿和小蓝不约而同地吓愣了眼,双双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与此同时,放眼于离他俩的不远处……

只见以永乐为首、在附近待命的一小队人员,正是气势汹汹地往这边直冲过来。

 

*******

 

经过一系列的紧急检查,尽管一时间找不出小蓝这次异常掉羽的起因,但好歹确定了小蓝的健康状况没有出现问题,翅膀也没有病变和筋骨损伤之类的异常。

至于飞行能力方面,除了由于羽毛稀零而稍微影响到飞行表现的稳定,其他的好像没出什么事——伴随小蓝翅膀那些羽毛的重新长出、长齐,他的飞行表现就恢复往日的稳定。

 

不过话说回来。

在那次原因不明的掉羽——准确来说,是换羽之后,出于对小蓝本人健康状况的考虑,小蓝就被火速安排住进了无菌室。

管控严格的观察期间,就连小绿的探视,也只能隔着玻璃窗进行。

 

“羽毛都重新长出来了吗?”

在无菌室外的探视区中,小绿问得十分忧心关切,因为之前他未曾见过小蓝换羽,实打实的不知所措——事实上,小蓝自己之前也没见过,就连理应是成年时才到、却又莫名提前了的换羽,他也是昏迷着过完那段时间的。

“嗯,都长出来了。”点点头老实地回话,小蓝同时示意似的扬了扬自己背后的双翼,转而又疑惑地侧着脑袋嘀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新长出来的羽毛跟之前的,有点不一样。”

“嗯?”小绿瞬间有点好奇,“能说说吗?”

“其实不仔细看,是很难发现的。”接着,小蓝就把个中区别仔细地指给小绿看。

 

小绿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些什么。

只是一个眼神的来回过后,他还是闭上了嘴,默默把话咽回。

 

小绿的这点小动静没能被小蓝注意到——把视线从自己的翅膀上移开,小蓝忽然转了个话题:“大家的态度,似乎都很审慎。”

在小绿眼中,小蓝垂着眼神,感慨地微笑。

“因为我是目前唯一不仅带着翅膀活过成年、还能用翅膀飞的羽人,所以能用来参考的资料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但换个角度来说,我正好能提供关于羽人成年后的资料,填补这片空白。”

 

小绿专注地看着小蓝,安静地听着他说话,一如当初小蓝听着他滔滔不绝地说滑翔翼的事情那样。

 

“这次不明不白的换羽令我意识到,既然我现在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可能,那,就尽我可能地为其他羽人多做一些贡献也好。”

说到这里,小蓝抬起头,冲着小绿露出笑容。

“虽然听起来有点自不量力,但可以的话,我希望,以后自己能筹办一所羽人学校,用于普及羽人的相关信息,让羽人孩子可以安稳地成长,在遇到状况的时候,不用再像我现在这样茫然失措。”

 

明了小蓝对未来的考虑和志愿,小绿笃定地用力一个点头,“我相信你可以的,小蓝。”

见到小绿不仅耐心地听完自己的话,完全没有嘲笑自己的意思,甚至还鼓励了自己,小蓝顿时感动不已,唯有微笑着回应对方:“谢谢你,小绿!”

 

只不过,这个微笑并没有持续多久。

 

“对不起啊,小绿……”隔着那一大块窗玻璃,呆在无菌室内的小蓝情绪转瞬又有些低落,“我现在这样子,可能……不能给你送行了。”

小蓝指的是无菌室的门禁。

“没关系的,小蓝。”带着平常那个乐观积极的笑容,在玻璃窗另一侧的小绿安慰他,自然而然就把手心贴到玻璃上,“反倒是你啊……”

“我?”小蓝不解,“我怎么了?”

小绿毫不意外地笑着提醒:“你可要好好保重自己呀——别忘了,我们之间,还有约定没有实现。”

 

(—总有一天,我会和你一起在天空翱翔的。—)

 

小蓝一个愣怔,昔日小绿约定的话音闪过脑海,脸上旋即重新焕发光彩。

 

(—等着我吧。—)

 

“我记得。”点点头应着话,与窗外的小绿相视而笑,小蓝微红着脸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同时向对方认真地承诺,“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的!”

 

隔着那一大幅玻璃,这两只手心紧紧地相贴在一起。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小蓝那次掉羽的调查依然没有什么结果。

尽管没能找到医学上的起因,但根据当时事发的整个情景,结合小蓝换下的羽毛和新长的羽毛两者的异同,研究组内的鸟类学家由此提出了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假设:成年的羽人,或许存在着跟鸟类类似的换羽机制。

幼鸟长大离巢自立之后,换羽的情况会规律地出现。这个换羽的意义,一方面是为了定期更换折损的旧羽,另一方面则是夏羽和冬羽的常规交替。

当然,相关的这些内容不过处于闭门讨论的阶段,没有对外公布,因此小绿和小蓝并不清楚这回事。

 

之后,小绿的旅游签证眼看剩下没多少天了,而且他也差不多时候要回国去学校报到。

 

——该要走了。

 

拉着行李箱往大门方向慢吞吞地走,小绿最后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身回望。

没想到会见到,似乎有一个黑影从天空往这边飞来。

朝目标眯着眼看了一阵……

“小、小蓝!?”

终于认出来者的身份,惊讶的小绿不由自主地往黑影的来向追出几步。

 

“呼——还好……看来我还是赶上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小蓝扇着翅膀从天而降,只见对方落地后大口歇气,貌似赶路赶得很急,停在几步开外的小绿难以置信地说:“小蓝你现在……可以出门了?”

小蓝点点头,之后抬起笑容补充:“今天解除的门禁!”

 

“对了,小绿,”小蓝向小绿一个递手,“这个给你!”

见到被小蓝递出的那个长条形盒子,小绿疑惑地歪歪脑袋,“这是?”

小蓝别过了脸,不仅神情看似不大自在,连回答也含糊其词:“算是……践行礼物吧?”

没想到小蓝竟然准备了这个,小绿颇为意外地收下盒子,试探着征询:“那,我现在打开了哦?”

小蓝忙不迭地点点头,不过依旧别过脸,避开与小绿对视的可能。

 

小绿打开了盒子。

那是一支光滑细腻的飞羽。

 

余光瞧见小绿的反应,没等小绿开口说些什么,那边小蓝别别扭扭地红着脸开始解释:“研究员们已经完成对这些羽毛的成分分析工作,确定这些掉落的羽毛哪怕被用作检材也不用担心反推出研究的进度,也就是不会泄露出什么不能说的内容。之后,他们就把这些羽毛都还给我了。”

飞快地说完这些,可看着小绿没有吭声、也似乎没什么反应的模样,悄然间,小蓝脸上难掩期待的笑容禁不住一点点地褪下。

——原来,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一头热而已么……

思绪念及这个可能,小蓝沉默了一阵,脑海闪过先前自己仔细地挑选羽毛选了老久的经过,掩藏在发荫下的神情逐渐有落寞浮现。

几秒后,小蓝重新抬头,努力装作无所谓地强颜笑道:“如果是不想要就算了,小绿你不用勉……”

“我想啊!”

被抢白的小蓝登时傻了眼,“欸?”

“我要啊要啊当然要啊!”猛地双手握住小蓝伸过来准备收回羽毛的那只手,终于回过神来的小绿双眼明亮闪烁,连嘴的应话说得急切又兴奋,“其实我一开始就想跟你讨一支羽毛呢!就是不知道符不符合规定、能不能给,所以之后才憋着不说而已——我当然想要啊!”

眼睁睁地看着激动的小绿逼到自己眼前,只退了半步就整个人僵住的小蓝涨红着脸目光乱颤,一时间什么话也回不上。

直至几秒过去,小蓝如梦初醒般一个激灵,这才赶忙把羽毛随手塞回到小绿的一只手里,倏地缩回手后立刻垂下脑袋躲开对视,飞快地说得像是被赶人的话烫嘴:“给你给你——快走吧你!就不怕错过回国的航班么!?”

小心珍重地把羽毛放回到盒子里,小绿开心得对小伙伴扬起明亮的笑容。

“谢谢你,小蓝!”

听着小绿的道谢,小蓝瞬间撑大了眼角,整个人愣在原地。

只见面前的这个笑容明朗,看得他顿觉心脏如遭重击,差点以为自己又要来一遍换羽。

 

******

 

经过对羽人群体长年累月的观察研究,目前可以基本确定:羽人存在着与鸟类类似的换羽机制,且该机制同样主要受自体内分泌环境的影响。

以年龄阶段进行划分:幼年羽人的翅膀羽毛是稚羽;成年那一刻换出的羽毛是幼羽;而成羽则是翅膀羽衣的最终形态。值得一提的是,幼羽与成羽十分相似。

不同于时机明确的稚后换羽(即:从稚羽过渡到幼羽的过程),幼羽到成羽的过渡时机并不固定、也不是必须发生。有羽人成年后停留在幼羽阶段多年,在观察期间,未曾见有出现对其健康和飞行产生的任何影响。

在以年龄进行划分的基础上,羽人只要步入成年,那不论是幼羽阶段还是成羽阶段,每年都要经历两次换羽,分别是春末夏初的夏羽和深秋的冬羽

……

 

【拓展阅读】

尽管目前还没明确幼羽到成羽的过渡时机,但从统计学意义上看,这两个阶段之间的分水岭,绝大多数是发生在该名成年羽人自体内分泌水平处于剧烈波动的时候。以鸟类的生活习性作为参考,这个时机大概率地对应于鸟类自身首个繁殖期的求偶阶段。

……

 

 

听到有动静从背后传来,并且愈发接近,原本看书看得提心吊胆的小蓝立马偱声转身,同时慌张地把书塞到自己背后藏起。

完全是身体先于意志的行动。

实际上,小蓝的理智当然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心虚的必要,因为作为校长的他,刚刚在看的是十分正经的教材——最新版的羽人生理健康课教材,实在没必要这么慌张。

只不过……

教材的内容令小蓝回忆起过去的一点事,想得他不由得涨红了脸。

 

“小蓝,怎么了?”已经来到身边的小绿歪歪头,半是好奇半是担心地问,“脸好红哦。”

小蓝闻言一个激灵,“没、没事!我我我没事……不是说缚腿型飞行器的销售好像出了点问题,你要回公司处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是技术方面的事,售后部已经把事情解决。我过去,也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

尽管轻易就看出小蓝在转移话题……可是,既然他不打算如实交代,小绿也不好逼问,唯有顺着话说话。

只不过,小绿很快就注意到,小蓝慌忙间背到身后的手。

翠色的目光转了圈,小绿选择迂回地问:“刚刚好像有人送东西过来了?我看到有拆封的包装。”

“啊、是给我的,是即将用在羽人学校的教材,所以就送来给我先看看。”

“嘿诶——”对小蓝的眼神闪烁视若无睹,小绿先生仅仅对教材很感兴趣的样子,顺理成章地接着问一下,“那我也可以看看吗,小蓝校长?”

话音刚落,小蓝瞬间又是一个激灵,支支吾吾地愣是没有答应。

 

——有古怪。

被拒绝的小绿先生鼓起了一边腮帮,默默地盯着小蓝看。

 

见到这个熟悉的小表情,本已经十分心虚的小蓝这下简直要崩溃了,“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摆出这个表情啦!?”

小绿先生依然默默鼓着一边脸颊,一副控诉的模样锲而不舍地盯着小蓝校长看。

 

双方就这样僵持了许久。

 

“算了……”小蓝校长首先败阵下来,妥协般的叹了声,接着他负气地拿出藏起的读物硬塞过去,同时愤愤地别过自己那张红得莫名可疑的脸,粗声粗气地把人打发过去,“拿去拿去!”

小绿一眨眼便重拾了笑容,稳稳地把书接住,拿好后好奇地翻看起来。

“原来是最新版的羽人生理健康课教材……嗯?”

忽地闷出一个轻轻的疑问式鼻音,之后,这个本在一边一目十行一边说着话的家伙就没再吱声。

 

四周的氛围过于安静,安静得忐忑的小蓝头也不敢回一下,只敢悄悄地以余光偷看,只见小绿还在看着那本教材,看得一整个的全神贯注。

直至完成浏览,合上课本。

 

“换——羽?”小绿问得意有所指。

小蓝硬着头皮强作镇定,“怎、怎么了?”

迅速想明白小蓝先前那般反应的理由,小绿嘴角的笑意难抑,饶有兴趣地盯着人问:“所以当年那时候,小蓝你也是这样吗?”

偏开视线不去看那张好看的笑脸,小蓝努力地试图垂死挣扎,“我怎么知道……”

小绿失笑一声,抛出诱饵:“公平起见,我们交换一个秘密吧。”

听到这种话,小蓝的眼神顿时一阵闪烁,因为他一方面希望换羽的话题赶紧转移,但另一方面,他又很好奇小绿到底会说出什么秘密。

把握着节奏的小绿进而问一句:“我先来?”

小蓝放弃挣扎——这人显然早就猜到了——“什么?”

“要是我也是羽人……”小绿笑得温情又无奈,“那么,依循这个机制,当时的我估计是得要换羽的。”

“为什么你估计也要换……诶?”小蓝皱着眉的嘀嘀咕咕中途滞住。

 

小绿依旧笑眯眯地盯着人看。

 

在小绿笑眯眯的凝视中,恍然大悟的小蓝轰然炸红了脸。

“诶——!!!”

 

——好有趣哦。



【Fin.】


评论 ( 18 )
热度 ( 175 )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 暴君冰魄诺伦 | Powered by LOFTER